提示:请记住全本小说网最新网址:tzjunhong.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全本小说网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女主穿越还是叫武媚娘

张晓钟4521万字6973人读过连载

《女主穿越还是叫武媚娘》第十八这时K才看到原来走廊里已寂静无声。看子这一带是客的走廊,就是刚才跟弗丽达起呆过的地方眼下不单是这静悄悄的,而连早先房里人喧嚷的那条长也是静悄悄的这么说,那些爷到底睡着了K也累极啦,说刚才应该跟里米亚斗一场也许正是身子劳,才没跟他吧。说不定学杰里米亚的样来得聪明,他什么浑身冷得呛,显然是夸其词,其实他里是受了风寒难受的,天生是这样,喝什药茶都不管事要是聪明点,是彻底学杰里亚的样,同样出自己实在疲得要死,就在儿走廊里倒下,这一来就会松得多呢,然再睡上一会儿说不定也会有来照看他。只做起来不会像里米亚那样顺罢了,在这场取同情的角逐,杰里米亚一会得胜,这大也是理所当然,在其他斗争合中,他显然是回回必胜的K累极了,他知是否可以闯一间客房,在张舒舒服服的上好好睡一觉想必有些客房着呢。照他看这一睡,就可解决很多事情他还有杯现成宵夜酒。弗丽刚才放在地上只托盘里有着小瓶朗姆酒呢K不怕还得奔回到原来地方,因此就把那瓶酒都喝干了这样,正当K在漫无目地四面张望的时候,他远地看见弗丽达在走廊拐角处出现了;她显出本不认识他的样子,只毫无表情地望着他;她里正捧着一盘空碟子。便对侍从说--可是不管你对他说什么,他都不意,你越跟他说话,他乎越是心不在焉--他一会儿就回来,接着就往而达那儿跑去。他跑到的身边,就一把搂住了的肩膀,好像他重新夺了他的财产似的,又盯了她的眼睛问了她一些关紧要的问题。可是她种直僵僵的态度,似乎毫没有软化下来,她为掩饰自己的慌乱,便把子里的碟子重新摆整齐一面说:"你想从我这儿得到些什么呢?回到别姑娘那儿去吧……啊,知道我指的是谁,我看出你还刚从她们那儿来。"K立刻改变战术,决不能这么突如其来地给解释,并目。不应该从最棘手的一点,对自己不利的一点开始。"我还以为你在酒吧间里呢,"他说。弗丽达惊愕地望他,接着用她那只空着手温柔地摸着他的额角脸颊,好像她已经忘记他的脸是什么样子,现想重新把它记起来似的甚至在她的眼睛里也带人们在痛苦地回忆往事那种隐秘的神色。"我已经重新派到酒吧间去工了,"最后她慢悠悠地说道,可是在这句话的下,她似乎在跟K谈着比更重要的事情。"这儿的工作可不是我干的,这工作谁都能干;谁会铺叠被,而且看起来性子顺,客人向她献殷勤她介意,实际上正喜欢这套,那谁就能当侍女。是酒吧间的工作就完全同了。我是直接派回到吧间去的,虽说我没有出多大的成绩来,可是当然,有人给我说了好。旅馆老板很高兴,既有人给我说好话,他给恢复工作就容易啦。结实际上也是他们逼着我受这个职务的;你要是细想一想酒吧间会使我起什么,你就会懂得这点。最后我决定接受了来。我在这儿帮忙只是时性的。佩披恳求我们要让她马上离开酒吧间免得她难为情,既然她么事都情愿干,而且非卖力,所以我们给她二四小时的延期。""这一切都安排得很好,"K说,"但是为了我的缘故,你已经一度离开了酒吧,现在咱们不久就要结了,你怎么还要回到酒间去呢?""谈不上结婚这回事啦,"弗而达说。"因为我对你不忠实吗?"K问道。弗丽达点了点头。"啊,你瞧,弗丽达,"K说,"咱们已经多次谈起这种所谓不忠实,结果每次总是你不得承认你的怀疑是不公正。从那以来,就我这方来说,没有丝毫改变,所做的事情都跟当初一清白,而阻一定永远这。所以,一定是你变了了,受了陌生人的撺掇是什么的了。不论怎么,你冤屈了我,你且听听我和那两个姑娘是怎的吧。那个姑娘,黑黑一个--我这样不厌其详地为自己辩护实在有点臊,可是我给你逼得没办法了,--唔,那个黑炭,我可能正同你一样厌她;我总是尽可能地她保持一定的距离,她也毫不在意,没有人比更爱孤独了。""是呀,"弗丽达喊道,这句话似乎是违背了她的本意滑来的,K看到她的注意已经分散了,心里很高,她说的并不是真心要的话,"是呀,你把她看做是个爱孤独的人,你其中最无耻的一个说成个爱孤独的人,这固然人没法相信,可你说的是真心话,不是在骗人这我知道。桥头客栈的板娘有一次跟我谈起你她说:'尽管我受不了他,可是我又不能把他孤零一个人撂在一边不管就像一个人看到一个小还不会走路就想跑远路你就非阻止他不可。'""这回你就听一听她的劝告吧,"K微笑着说,"可是那个姑娘--不管她是爱孤独还是最无耻的--我不愿意再听人提起她了。""可你为什么要说她是爱孤独的呢?"弗丽达固执地问道--K认为她对这一点表示关心是好迹象,--"这是你在她身上发现的还是从人身上联想到的呢?""两者都不是,"K说,"我是出于感激,才说她孤独,因为她这样就使可以随便不理睬她了,为哪怕她只要跟我讲上两句话,我就不愿意再她们那儿去了,这样,我就会是一个很大的损,因为你知道,为了咱两人的前途,我是非上们那儿去不可的。而且因为这个原因,我不得跟另外那个姑娘讲话,得承认,我尊敬这个姑,因为她能干,谨慎,且毫不自私,但是决不说她是引诱人。""可是侍从们却跟你的看法不,"弗丽达说。"在这一点上以及其他许多问题,我跟他们都有不同的法,"K说。"难道你要根据那些侍从的趣味来断我是不忠实的吗?"弗丽达一声不响,憋得K她手里的盘子拿过来放地板上,挽着她的臂膀在走廊的角落里缓步地来踱去。"你不懂得什么叫忠实,"她说,他跟她挨得这样近,使她有点于守势的地位了,"你跟这个姑娘到底是什么关,并不是最关紧要的一;你上她们家去,而且服上沾着她们厨房里的味回来,这个事实的本,对我来说就是一个不忍受的屈辱。再说,当你一句话也没有说就奔了学校。而且还跟她们一块儿呆了半个晚上。到我派人来找你的时候你又让这两个姑娘否认在那儿,特别是那位非爱孤独的姑娘否认得最决。你还从另一条秘密通道溜出来,也许正是了保护姑娘们的好名声,这两位姑娘的好名声得啦,咱们别再说这些。""对,咱们不谈这个了,"K说,"谈谈别的事情吧,弗而达。再说关于这件事也再没有什可说的了。你知道为什我非上她们那儿去不可道理。这对我来说可不轻松的事情,但我到底制住了自己的感情。现的情况已经是够受的了你不应该把它搞得使我难对付呀。今天晚上我不过想上那儿去问一声看看巴纳巴斯到底回来没有,因为他有一件重的消息,早该给我捎来。他没有来,但是他一会马上来的,她们这样我保证,似乎也很可能这样。我不愿意让他回来找我,免得他在你跟露了脸,侮辱了你。几钟头过去了,不幸得很他没有来。可是另外一人,我厌恶的一个人倒了,我不想让他来监视己,所以,我才从隔壁园里走出来,可我也不意躲着他,我到了街上光明正大地朝他那儿走,我承认,当时手里还了一根挺称手的藤条呢这就是全部事实经过,此,再也没有什么可说了;至于说别的事情,么可说的还有的是呢。两个助手怎么样啦?提他们的名字,正如你听提起那家人的名字那样就教我作呕。拿你跟他的关系同我跟那家人的系比一比吧。我理解你巴纳巴斯这一家人所抱反感,并且我对此也有感。我只是为了自己的务才跑去看他们的,有候,我好像几乎是在虐他们,剥削他们。可是跟这两个助手!你从来有否认过他们在折磨你你承认你被他们迷住了我没有为这件事跟你生,我当时看得出那些力正在发挥作用,这不是所能匹敌的,可是在我到你至少是在抵抗那种量的时候,我很高兴,也帮着你保护自己,可,就因为我离开了几个时,相信了你的坚贞不,我承认,我也相信了己这种想法:以为房子经安全地锁上了,助手也终于给撵走了--恐怕我还是把他们估计得过了,--就因为我离开了不过几个小时,这个杰米亚--你仔细看一看,他是一个年老体弱的家了,--居然胆大妄为地爬上窗子;就因为这一,弗丽达,我就得失去,就得听你讲这种问候话:'现在谈不上结婚这回事啦。'难道应该责怪别人的不正是我吗?可我并不责怪谁,也不曾怪过谁。"说到这里,K觉得似乎应该再稍稍分一下她的注意力,于是求她去给他拿一些吃的西来,因为从中午到现,他还没有吃过一点东呢。这个要求显然使弗达感到宽慰,她点了点,便跑去拿吃的东西了K猜测厨房就在走廊不的地方,但是她还往左走下了几步阶梯。一会她拿来一碟肉片和一瓶,这明明是一些残酒余,吃剩的肉片是匆匆忙重新装在碟子里的,免给人看出来。可是香肠皮却忽略了,那瓶酒也剩下四分之一了。但是一句话也没有说,就津有味地吃了起来。"你刚才是在厨房里吗?"他问道。"不,我在自己的房间里,"她说。"在那下边我有一间房间。""你原本可以带我一块儿上儿去的,"K说,"现在我想到你的房间里去,样我吃的时候可以坐一儿。""我给你拿一张椅子来,"弗丽达说着就动身要走。"谢谢你,"K一面回答,一面把她拉回来,"我不到你的房间里去,也不再需要什么子了。"弗丽达老大不情愿地让他的手抓住她的膀,低下了头,咬着嘴。"唔,他在那儿,"她说,"你还想要些什么吗?他这会儿正躺在我的上,他在外面着了凉,会儿正在打着哆嗦,他乎什么东西都没有吃。到底,这都是你的过错假使你不赶跑这两个助,不去追他们,咱们现可能正舒舒服服地在学坐着哩。就是你一个人坏了咱们的幸福。如果里米亚还在跟咱们当差你以为他敢把我带走吗你完全不明白我们这儿规矩。他要我,他折磨己,他暗地里守着我,这不过是一场儿戏罢了就像一只饿狗跳来跳去却不敢跳到桌子上去。跟我的情形就是这样。本来就跟他很接近,他我童年的游伴--那时我们一起在城堡山的斜坡玩耍,那真是一个美好年代,你从来没有问起我的过去,--可是只要杰里米亚还在当助手,就有所约束,这一切就不能起决定作用了,因我知道我的本分是你的婚妻。可是当时你赶走那两个助手,而且还因自吹自擂,好像你这样为我做了一件什么了不的事情似的;唔,在某意义上来说,这也是真。就阿瑟的情况来说,的计划是实现了,但这只是暂时的,他比较脆,他没有杰里米亚那种折不挠的热情,此外,那天晚上打了他一拳,乎把他的身子都打垮了--这一拳也是对我的幸福的一个打击,--他上城堡去告状了,即使他马回来,他也不会呆在这啦。可是杰里米亚却留下来。在当差的时候,只要稍稍看一下主人的色就感到害怕,可是一他不干这个差使了,他什么也不害怕了。他跑我那儿去,把我带走了你抛弃了我,他,我的朋友,来支配我,我可法拒绝他。我并没有打学校的大门。他打破了子,把我抱了出来。我跑到这儿来,旅馆老板向是尊敬他的,也没有比这个服务员更受顾客迎的了,所以,就让我在这儿干上啦,他现在有跟我在一起生活,但我们住在一个房间里。""尽管发生了这一切,"K说,"我并不后悔把这两个助手辞掉。假使事真像你所说的那样,你忠实也只是取决于这两助手是否当仆人,那么事情就此了结,倒也不为一件好事。跟两头富一起过婚后生活是不会多大幸福的,因为只有子才能管教他们。这样来,我倒应该感激这家家,因为他们在无意中促成了咱们的分离。"两人都不响了,又开始并地来回踱着,虽然这一谁也不知道是哪一个先步的。弗丽达紧挨在他身边,因为K没有再挽她的臂膀,她似乎有点气。"这样一来,似乎什么事情都安排好啦,"他接着说,"咱们也可以互相说一声再见了,这样到你的杰里米亚那儿去自从我在花园里把他撵以后,看来这次他一定着了凉了,你也已经让这样独自一个人呆得太了,我就要到人去楼空学校里去,也许因为没了你,那儿已经没有我身之地了,那我就得上们愿意收留我的其他地去。尽管如此,假使我有些犹豫不决的话,那因为我对你给我讲的话有一些怀疑,而且我有分的理由。我对杰里米的印象跟你不同。他在们这儿当差的时候,他一直盯着你,我不相信的这个职务能长期约束对你不起歹念。但是现他认为他已经解除了雇关系,情况也就不同了请宽恕我,我不得不给己作这样的解释:打从不再是他主人的未婚妻后,你在他的心目中就不是过去那样叫人着迷美人儿了。你是他童年朋友--我只是在今晚短短的谈话中才知道,--可是照我看来,他根本珍惜这类情意。我不懂为什么在你的眼睛里,居然好像是一个热情的。在我看来,恰恰相反他的心肠好像特别冷酷。他从格拉特那儿接受一些关于我的指示,一可能与我不利的指示,便努力执行,竭诚效劳我应该承认--这在你们这儿是并不少见的--指示之一就是他必须破坏们的关系;可能他用过多种方法来完成他的使,一种就是用他那淫邪眼光来勾引你,另一种--在这方面他还得到老板娘的支持--就是捏造出一些事实来诽谤我对你忠实;结果他的阴谋实了,这也许是他忘不了克拉姆的影子或者其他么帮了他的忙。他失去他的职务,这是事实,可能正是在这个时候他经不再需要这样的职务,于是他获得了劳动的实,把你从学校的窗口抱了出来,这样他的任就完成了,现在他效劳热情已经消失,他也许到了厌倦,他宁愿跟阿交换一下位置,阿瑟这儿实在并不是在城堡告,而是在接受表扬和新任命,但是还得有人留后面注意事态的进一步展。他不得不留下来照你,对他来说,这实在是一个负担。至于对你爱情,他可一丝儿也没,他曾经坦率地向我承过这一点;作为克拉姆一个情妇,他当然是尊你的,而溜到你的卧室去尝尝当个小克拉姆的味,他当然是快活的,也仅此而已,在他看来你现在已经算不上是什了,他给你在这里找上个位置,这不过是他的要任务中的一个附属部罢了;这样,为了不使感到不安,他自己也留这里,但这也只是暂时了,他一天没有得到城下一步的消息,他对你这种冷冰冰的爱情也就天不会完全消失。""你竟这样诽谤他!"弗丽达说,她握紧了两个小拳。"诽谤?"K说。"不,我不想诽谤他。可我许是冤枉了他,这是很能的。我所谈的关于他这一切,并不是显露在面大家都看得到的,而也可能各人有各人的看。可是诽谤呢?诽谤只一个目的,那就是与你他的爱情作斗争,假使这样的必要,假使诽谤最适当的手段,那我会不犹豫地诽谤他。没有个人能因此责备我,他处的地位跟我比较起来他占有很大的优势,我能依靠我自己孤军奋战所以,我即使稍稍诽谤一下,也是可以容许的这是一种比较无辜的,作为最后一着,也是软无力的自卫手段。所以把你的拳头放下来吧。"说着,K把弗丽达的手在自己的手里;弗丽达把手缩回来,可是脸上着笑容,并不十分认真想那样做。"可是我用不着去诽谤他,"K说,"因为你并不爱他,你只以为你在爱他,你应该谢我把你从自己的错觉摆脱出来。因为你只要一想,假使任何人想把从我的手里抢走,不能暴力,只能用最周密的划,那也只有通过这两助手才办得到。从表面看来,他们是从天上掉来的,是城堡派来的两善良、幼稚、愉快和没责任感的小伙子,还带了一连串童年的回忆;有这一切,当然好像是不错的,尤其当我是这切的对立面的时候,我总是为着一些别人不容理解的事情奔走着,这都叫你生气,你就把我到你所厌恶的那一伙人面去了--你对我也就多少厌恶起来了,尽管我无过错。整个事件是恶而又非常聪明地利用了们两人关系中的缺点。与人之间总是有隙可乘,连咱们俩也是如此,们俩来自两个完全不同世界,自从咱们互相结以后,我们各自的生活有了很大的变化,咱们旧感到不安全,因为一都太新奇了。我不是说自己,我没有多大关系事实上,从你的眼睛注着我的那一刹那起,我生活就大大地丰富了,个人使自己习惯于财富不太难。可是--别的且不说吧--你是我从克拉姆手里夺过来的,我不道这到底有多大意义,是我终究慢慢地对它有一点模糊的观念,可是却走上了迷途,你不知自己该怎么才好,即使准备随时帮助你,可我能老是守在你的身边。当我在你身边的时候,又给你的梦想或者什么明显的东西迷住了,比说吧,老板娘……总之有些时候,你撂开了我渴望着一些无法形容的迷糊糊的东西,可怜的子,在那样的时间里,何一个差强人意的男人只要能闯进你的幻想,就会迷上了他,向假象服,这不过是一时的幻,鬼魂呀,昔日的回忆,往事和不知道哪一年陈年旧账呀,一度经历的生活呀--这就是你今天的现实生活。这是一错误,弗丽达,要是处恰当,那不过是在咱们后和解之前的一些最后,恰切地看来,也是不挂齿的困难。请你清醒来吧,振作起来吧;即你以为这两个助手是克姆派来的--这根本不是事实,他们是格拉特派的,--即使他们靠着这种幻象把你完全给迷住,使你在他们那些卑劣花招和下流的行径中以看出了克拉姆的影子,就好像一个人以为在粪里看见了自己失去的一宝石一样,而实际上即粪堆里有宝石,他也没找到--同样,他们不过是跟那些在马棚里的侍一样的蠢货罢了,不过们还没有那些侍从健康吹上一点冷风就要闹病就得躺在床上,可我必说,他们倒是能像狡猾侍从那样用鼻音哼哼唧的说话。"弗丽达已经把头靠在K的肩上了,他互相搂抱着,默默地踱踱去。"假使当初,咱们只要……"停了一会儿,弗丽达悠悠地、静静地几乎是平心静气地说道仿佛她知道她只有这么段很短的时间能这样安地靠在K的肩膀上了,此她要充分地享受一下的,"假使那天晚上,咱们只要马上逃到一个什地方去,咱们现在就平无事了,就永远在一起,你的手也就永远在我旁边,可以让我握着了啊,我是多么需要你陪我,自从我认识了你,有你跟我作伴,我就感像迷了路一样,相信我我惟一的梦想就是要跟在一起,只有这一个梦,再也没有别的了。"上一章目 录下一就在这时,隔板上有人猛力插了下。K刷地惊跳起来,看看墙壁"土地测量员在吗?"只听得一声问。"在,"布吉尔说,脚就从K手里脱出来,突然像个小孩子那顽皮放肆地躺平了。"那就跟他说该上这儿来啦,"那声音接着说;声调里没顾到布吉尔,也没顾到还要不要K在身边。"是艾朗格,"布吉尔悄声说,看样子根本不奇怪艾朗格就在隔壁房里。"快去见他,他已经上火啦,想法子消消火气。他睡起觉来可熟呢;不过我们刚才谈的声音还是太大了;们一谈起某些事情,就管不住自,也管不住嗓门啦。好,去吧,来你总睡不醒。去吧,你还在这干吗?不,你困了也用不着向我不是,何必呢?我们体力总有个度。事实上恰恰这个限度在其他面也重要,这有什么法子呢?不谁也没法子。世道就是这样子纠偏向,保持平衡的。这种安排确妙得很,想来想去也想不到有这妙的,哪怕就其他方面看来未免人扫兴也罢。好,去吧,我不知你干吗那样瞧着我。要是你再耽下去,艾朗格就要拿我出气啦,说什么也不愿惹上那种麻烦呢。就去吧。谁知道那儿有什么在等你?这里毕竟多的是机会。当然,只是有些机会,可以说太重大,利用不上,有些事情坏就坏在情本身。不错,那是令人吃惊的至于其他嘛,我倒希望眼前能给睡上一会儿。当然,现在五点啦不久就要有闹声。只要你走就好!"要不是艾朗格站在敞开的门口食指一句,向他打了个手势,大概会照样糊里糊涂地走过艾格的房间。艾朗格已经穿戴舒要出去了,他穿着一件扣紧颈的直领黑皮大衣。有个侍从正他递上手套,手里还拿着顶皮子。"你早该来啦,"艾朗格说。K打算赔个不是。艾朗格厌地闭上眼,表示他没兴致听。"事情是这样的,"他说,"以前酒吧间里雇着一个叫弗丽达的招待;我只晓得她的名字,不识姑娘本人,她跟我可不相干那个弗丽达有时侍候克拉姆喝。如今仿佛那儿换了个姑娘。起来,这种换人的事,当然啰大概对什么人都没多大影响,克拉姆更不用说啦。克拉姆的位当然数最高,但是职位越高就越没精力对付外界的麻烦,果嘛,碰到芝麻小事有什么小动,都能引起大麻烦。写字台只要有一点点变动,谁也不记什么时候就沾上的一块污点给掉了,只要碰上这一类变动,能给人添麻烦,同样的,换一女招待也是如此。唔,当然啰所有这一切,即使给其他任何招来麻烦,在任何特定工作中上麻烦,也没搞到克拉姆头上那是不在话下的。话虽这么说我们还是不得不密切关心克拉的安宁,哪怕不是找到他头上麻烦--或许根本没什么麻烦要找到他头上,--如果我们觉得这可能给他添上麻烦,就把它掉。我们这样做,可不是为了,也不是为了他的工作,而是了我们自己,为了让我们问心愧。因此,那个弗丽达必须马回到酒吧间来。也许恰恰因为回来了,反而招来麻烦;那我就再把她打发掉,不过,暂时必须回来。据说你跟她同居,此你要立刻准备让她回来。这不能顾到私人感情,当然,那不消说的,因此这件事我不想讨论下去。这件芝麻小事你只办得叫我信得过,将来碰到什机会对你总会有好处,我提醒这一点,已经是多余的了。我跟你说的话就这些。"艾朗格对K点下头叫他走,戴上侍从递的皮帽子,就此带着侍从朝走尽头走去,脚步虽快,只是有瘸"另一方面,不妨让秘书在规章条款的范围内,可以尽量避免市,尽量避免处于或许是惟一明显不利地位。实际上他们就这么做的,自然是尽最大的努啰。他们把谈判局限在尽可能不可怕的题目上,在谈判之前他们自己先仔细地试验一番,果试验结果需要的话,即使在后关头,他们也会取消一切调,在正式跟申请人打交道之前往往先传召他十来回来加强自的声势,又喜欢把事情交给没资格承办该案的同僚去代办,此办起来更无拘束,还把谈判时间至少安排在天刚黑或天快那个时候,尽量不安排在当中段时间里,这种措施还有好多多,秘书这种人可不容易一下让人家制服,他们是能屈能伸。"K睡着了,可不是真睡,他听得见布吉尔的话,也许比刚累得要死的那种清醒状况下听还要清楚,一字一句都传人耳,只是那种讨厌的思想意识消了,他感到自由,布吉尔再也不住他了,只是他时时还在布尔身旁摸索着,虽说还没有酣,也确是入睡了。如今谁也不来吵醒他啦。他仿佛觉得这一就是打了场大胜仗,那儿早有伙人在庆祝呢,是他,或者别。在举着香摈酒祝贺这场胜利因此大家都应当知道这场搏斗全部底细,这是又一次胜利,许根本不是又一次,只是目前取得的,以前早已庆祝过,庆也一直没停止过呢,因为幸亏局是肯定胜利的。一位秘书,光赤条,活像一尊希腊神像,这场搏斗中,给K紧紧逼住了这真好玩极了,K在睡梦中嘻笑了,笑的是在他一次次殴打,那秘书吓得忘记了原来的傲架势,不时匆忙举起胳膊,握拳头来挡住身体没防护的部分可总是来不及。这场搏斗没进多久;K步步进逼,而且步子得很呢。这到底算得上一场搏吗?眼前可没什么大难关,只秘书不时叽叽叫罢了。这位希神叫得像个姑娘给人可着痒呢终于他不见了,剩下K一个人大房间里,他转过身来寻找对,准备再打一架;谁知一个人找不到,那伙人也都分散了,有破酒杯扔在地上。K把酒杯得稀烂,不料给碎片戳痛了,吓又醒了过来,他觉得恶心,像个给吵醒的娃娃。话虽这么,他一眼看到布吉尔赤裸的胸,脑子里不由想起一部分梦境这就是你的希腊神!动手吧,他拖下床去!"可是,话又说回来,"布吉尔说,若有所思地歪着头对着天花板,好像想凭记找到个例子,可又一个也找不。"可是,话又说回来,尽管有种种预防措施,还是有个空子以给申请人钻一钻,利用秘书里的弱点,一般说向来认为这个弱点。不用说,这一可能非罕见,或者不如说,几乎千载逢。申请人在半夜里不召自来钻得到这空子。说不定你会奇吧,这种事看来大家都明白,怎会这么难得呢?呢,是啊,对这里的情况还是不熟悉。可,你对政府机关这种简单透顶作风,想必也吃惊过的吧?现就说说这种简单作风的结果,是有什么请求的人,或者因其缘故有什么事必须审查的人,往在本人还没把问题提出的时,甚至连他本人还确实没把事搞清楚时,就已经被传召了,时三刻,说传就传。不过这时没有问他什么,往往还没有问,那件事往往还没到要讯问的步呢,可他已经被传召了,从他再也不能不召自来啦,至多不是传召的时间来,这一来,只能一心记住传召的日期和时,如果他按照规定时间再来的,照例是又会给撵走的,那不造成什么困难;不错,有了申人手里拿的传票和档案里记载案件,虽然说不上是秘书最完的防御武器,但总还不失是强力的吧。固然这只是指这件事主管秘书而言;可是,谁要想夜里出其不意闯进去见人家,然还是容易的。不过这样的事乎没有人愿意干,这样做几乎毫无意义的。首先会大大得罪位主管秘书。不错,我们做秘的在工作上决不彼此猜忌,因每个人的工作负担都太重了,上一副担子确是重得没个底,过在跟申请人打交道这方面的限,我们是绝对不容许有所侵的。过去有许多人所以失败,因为心想跟主管人士打交道没进展,就打算通过跟其他什么主管人士接触,借此溜过去。说,这种企图所以必定失败,是因为一个非主管秘书,即使深更半夜冷不防给人打扰了,诚心诚意肯帮助人家,但恰恰于他不是主管人士,干预起来直不比第二流律师的效力大多,实质上的确要小得多,因为当然缺少一些什么,拿不属他管范围的事情来说,他缺少的是时间,连半点工夫也匀不出,否则的话,他是有办法的,为法律上的秘诀,他终究比那律师知道得多啊。既然前途如渺茫,那么谁会一夜一夜地开主管秘书的玩笑呢?说真的,果申请人除了办理日常事务,想听从主管当局的传讯和指示那无论如何是十分忙的,'十分忙'这句话的意义是就申请人来说的,当然啰,这句话跟就秘来说的'十分忙'的意义是大不相同的。"K点点头,笑了笑,他自以为如今一切都完全明白;不是因为这跟他有关系,而因为如今他确信不出几分钟就睡熟了,这回可没有梦,也没打扰,他左面是主管秘书,右是非主管秘书,他自己夹在当,面对着一群十分忙的申请人转眼就要沉人黑甜乡,这下子么都可以撇开不管了。布吉尔沉着、自负的声音,分明是尽在催布吉尔本人入睡,这种声如今他倒听惯了,不会再来扰他,反而会催他入睡呢。"净唠叨,净磨牙启叨个没完,"他想,"你就是为我唠叨的。""呢,那么,"布吉尔说,两个指头径自捋着下唇,睁大着眼睛,长着脖子,倒有些像经过一番张的长途跋涉,美景在望了。"呢,那么,刚才提到过那种几千载难逢的可能性在哪儿呢?密就在主管权限的规章上。其规章上并没有规定每件案子只一位秘书专门办理,在那么个气蓬勃的大机构里也不能那么定。说得更恰当些,一个人有凌驾一切的权力,不过其他许人在某些方面也有权,只是权小些罢了。有谁伏在案上,连麻般小事都能面面俱到,一览遗呢,就算他是个办事最卖力也不成吧?我刚才说起那个凌一切的权力,连这个说法都说过火了。因为在最小的权力中也包含着整个权力吗?难道在上面起决定性作用的,不正是理案件的那份热情吗?这份热难道不是始终如一,始终充沛?在种种方面,秘书之间都可有所差别,这种差别多得数也不清,可是在热情这一点上并有差别;如果需要他们办理一有权过问的案件,哪怕只是最程度的权限也好,那是没一个会克制自己的热情的。外表上的确必须建立一套办理交涉的式,这一来每个申请人就都有出面应付的专门秘书,他们也各有自己主管的当事人。不过这个人倒也用不着是那案件的高主管,在这上面起决定性作的是这个机构和当时的特殊需。那就是一般情况。好,土地量员,想想看吧,由于这些或些情况,尽管我已经跟你讲过碰上些难关,一般说来这些难也讲得够多了,可是,一个申人还是有可能在半夜里,出其意去见对该案握有相当权限的书。想必你从没想到有这么个能性吧?我倒很愿意相信呢。心里也用不着存这么个念头,为说到头来,事实上从没碰到这种事。要想溜过这无比严密筛眼,这么个申请人得是种什构造奇妙、组织独特、精巧灵的小谷粒啊?你以为根本不会这种事吧?想得对,根本不会这种事。可是,谁敢样样都打票呢?有天夜里竟然真出了这事。不用说,我不知道熟人当有哪个碰到过这种事,说起来那确实算不了多大证据,我的人圈子可以说只限于这里几个何况一位秘书碰到了这种事,绝对不会承认,因为这毕竟完是件私事,而且在某种意义上严重地触犯了当官的廉耻心。然如此,凭我的经验也许可以明,我们经办的事是非常少见,实际上只有作为谣言存在,他一切都不能证实真有这么回,因此,实在用不着害怕。即真的出了这等事,不由人不想费不了什么手脚,就能证明天根本不可能出这等事,就此把事化小事,小事化无事。不管么样,碰到这种事就吓得躲在么地方,比方说,躲在被窝里连张望一下都不敢,那可不正。就算这种毫无可能的事突然下子成为事实,难道一切都完?恰恰相反。毫无可能的事不有,一切都完了这种事更不会了。当然,如果申请人真在房,事情就大为不妙。叫人心都紧了。不由人不奇怪:'你能抗拒多久?'可心里不会不知道,根本不会有什么抗拒。你得丝不差地把情况想像一下。我们未见过的日盼夜望的那个申请--真叫人望眼欲穿,而且按理认为决看不到的--就坐在那儿呢。只消他默默坐在面前,我就禁不住想去看透他可怜的一,像在自己家里一样四下张望还在那儿跟他一起受罪,为他种无谓的要求操心。在寂静的里,他的诱惑力真是迷人。我禁不住这个诱惑,实际上我们今已经没资格当官了。在这个境下,马上变得非照顾一下不啦。说得确切些,我们是豁出了,说得更确切些,我们非常快。我们说豁出去,那是因为们坐在这儿束手无策,只好听申请人提出请求,心里也明白一提出请求,就得答应,哪怕请求管保害得政府垮台也得答,我们对这情况至少有个数吧想来,在执行职务中,碰到这最最倒霉啦。撇开其他一切不,最主要的是因为在这问题上们暂时越了权,也好算是升了,莫名其妙地升了官。因为按我们的职位,本来没资格答应们在这里牵涉到的那类请求,过,由于接近了那个夜间来的请人,可以说我们的职权大了就此发誓要干我们职权以外的;说真的,我们说到还要做到。申请人好比绿林大盗拦路打,在半夜里逼得我们作出牺牲要不然我们才作不出这种牺牲;好吧,说起来,眼下碰到申人还在那儿,鼓励我们,强迫们,催促我们,同时一切都还半知不觉的情况下进行着,事就是这么着;不过等到完事了等到申请人心满意足,无忧无,离开了我们,光剩下我们自,面对着滥用职权的罪名,毫招架余地,那时候会怎么样呢--这真是不堪设想!话虽这么说,我们还是愉快的。这种愉快不等于自杀吗!当然啰,我们以尽力向申请人隐瞒自己的真身分。他本人哪会自动看出什来呢。说到头来,照他自己的法,大概只是由于什么不相干偶然原因--过度疲乏啊,失望啊,过度疲乏和失望引起的粗大意啊,--他竟然走错了房间,他糊里糊涂坐在那儿,要说来呢,他光是想着自己的心事自己的错误,自己的疲劳。难我们不能由他去吗?不能。我只能像个心情舒畅的人那样唠叨叨,把什么都对他解释一下既然芝麻般小事都不能不谈,一定要详详细细讲给他听,出什么事,为什么出了这等事,个机会又是多么特别罕见,又无比重大,这一定要讲个明白虽然这个申请人是在没办法的况下凑巧碰到了这机会,这等旁人做不到,只有申请人才做到,可如今哪,土地测量员,倒可以随便摆布一切了,为了到那个目的,他只消想法子提请求就行了,因为人家早在等满足这种请求呢,而且确实早等着提出这种请求呢,所有这事情都得讲清楚,这是当官的苦时间。可是等到我们连这点做到了,土地测量员,那么,有该做的事都做到了,那时我就得听候下文了。"




最新章节:宝葫芦的秘密

更新时间:2021-05-14

最新章节列表
与花共眠百度云
童养婿
你的姓氏我的故事
楼一画下载地址
撩心萌媳
家有恶妃
爱在转角处下载
玄武峰
新婚厌尔
全部章节目录
第1章 王牌男友
第2章 使你为我迷醉下载
第3章 饕食
第4章 巴比伦神话
第5章 重生成大老板
第6章 腐上你的心
第7章 御赐良医 南风歌
第8章 风从哪个方向
第9章 妖刀记1 40下载
第10章 等不到天亮等时光全集下载
第11章 极品邪少
第12章 重生千金归来复仇天使下载
第13章 反派改良中
第14章 四目黑瞳
第15章 爱入膏肓
第16章 伪狼全集下载
第17章 婚姻幸福
第18章 爱上冷酷音乐王子
第19章 军阀天下下载
第20章 富豪奢华婚礼
点击查看中间隐藏的3286章节
现代都市相关阅读More+

女主穿越武侠修仙小说排行榜

司锦榆

女主刚开始就势力强大

诸葛忠昌

女主叫顾忱欢的小说

西门国红

女主古代会医术有 空间

储赞枨

女主淡然虐男主的古言小说

张廖新春

女主角姓舒男主角姓容

祢谷翠